考古發現 遺産保護 學術研究 科研課題 東南亞文化遺産 東南亞考古研究 政策法規 公衆園地
東南亞考古研究
中老沙灣拿吉省聯合考古發掘項目側記之開始篇 ——萬事開頭難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更新:2018.12.17

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2018年中老沙灣拿吉省聯合考古發掘項目已進行了近三分之一的時間。從2013年我們決定“走出去”開始,到今天具有實質性意義的發掘工作終于破土開工,整整過去了5年光陰,其間經曆的躊躇、曲折、停滯和等待,如今依然曆曆在目。正如中國那句古話所說,萬事開頭難。每一次,都是在面對、分析、解決的輪回中輾轉前行。

對于老撾考古而言,sepon礦區是一個特殊的存在。sepon是老撾中部沙灣拿吉省下轄的一個縣級行政區(老撾稱爲sepon district),位于沙灣拿吉省東部邊境,距越南的Dong Ha很近。sepon礦山位于sepon縣北約40公裏處,是老撾第一個私營露天銅金礦山,2005年由老撾Lane Xang礦業有限公司(簡稱LXML,MMG占股90%)正式開采運營。sepon礦山的銅礦資源不僅埋藏儲量大,而且品位極高,被倫敦金屬交易所譽爲A級銅礦。此前,sepon礦山的最大股東是中國大型跨國國有企業——中國五礦集團公司(MMG),2018年6月,MMG將礦山的全部股權出售給了赤峰吉隆黃金礦業股份有限公司,礦山所有權轉入赤峰黃金旗下。我們進入礦區時,恰逢公司高層人事變動,與發掘有關的溝通和協調也因此多了幾分不確定因素。

地雷是老撾考古另外一個更爲特殊的存在。老撾境內的地雷絕大部分是美國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越南戰爭期間布擲的,至今依然沒能全部排除幹淨,每年因地雷爆炸致殘致死的新聞亦屢有報道。sepon礦區緊鄰老越邊境,屬于老撾地雷分布的密集區,對此,公司專門設置了嚴格且複雜的安全管理程序,對在礦區內開展的一切活動進行監督和管理,以確保每個人的人身安全。我們的考古發掘工作,從進入礦區的第一天開始,也就同時進入了一個連如何走路都需要進行嚴肅討論的非常階段。

首先,發掘和調查地點只能在礦區提供的安全範圍內選擇,想像國內那樣進行大面積的考古調查是完全不可能的;其次,發掘深度和發掘進度需要根據地雷的埋藏和排除情況隨時進行調整,增加了時間控制上的難度;第三,礦區公司對考古發掘工作提出了一系列旨在確保安全的要求,並且必須嚴格遵照執行。比如:第一次進入礦區必須接受公司安排的安全知識教育;發掘期間全體考古隊員(包括工人在內)必須穿戴特定的安全鞋帽和服裝,乘坐特定車輛進出,達不到礦區安全級別標准的外來車輛一律不得進入礦區;每天開工前必須召開安全例會,強調安全問題,公司安全監察部門也會不時派出檢查組到發掘現場進行安全檢查,一旦發現危險行爲或存在安全隱患,公司隨時有權停止我們的發掘。

如何在學術敏感區找准切入點,紮進去,打開局面,站穩腳跟,不斷把合作推向更深層面,是老撾團隊從項目之始就一直在思考的問題。通過第一階段的調查,摸家底,與老撾考古同行磨合,我們得出兩點結論:第一,關鍵時刻還是只能靠自己;第二,必須自己做發掘,這是實現學術研究目的的一個重要前提。爲此,2018年的7月,我們爲發掘地點的選擇專門進行了一次調查,可惜天公不作美,雨季的洪水阻斷了行程,我們未能到達擬發掘遺址的現場,發掘地點的最終確定只好推遲到了12月發掘開始前。

擬發掘地點名爲Thengkham East遺址,“Thengkham”爲山名。在我們到達之前,遺址所在位置的采礦活動已經結束,遠遠望去,被挖掘機平整成高速路護坡形狀的巨型斷面掩映在郁郁蔥蔥的叢林中,格外顯眼。經過仔細踏查,我們在巨型斷面的底部發現了七、八處被破壞的古代采礦豎井,斷面頂部偏東區域的剖面上也發現了少量殘存的遺址堆積,但是就發掘而言,這兩個位置的情況都不理想。在擴大了調查範圍之後,我們最終還是在巨型斷面的南面,一個沒有被完全開采的小山包的頂部,再次找到了遺址堆積,確定了最終發掘地點。

通過野外踏查了解遺址地貌環境及保存情況,觀察出土遺物,初步掌握sepon礦區現已發現的古代遺存的年代、文化特征及性質,爲下一步如何推進深入合作提供思路,是本次項目除發掘工作以外的另一個重要任務。根據此前調查掌握的信息,sepon礦區在近幾年的現代采礦活動中發現了數量不小的古代遺存,其中遺迹以古代采礦豎井爲代表,遺物則以陶器及殘片、坩埚殘片、煉渣,銅戈、銅斧、銅刀、銅锛、銅釜、銅镯、銅錠,鐵刀、鐵劍、鐵斧爲主,另外有少量瓷器,琉璃珠及零星石範。從分布情況看,這些遺存大致有4個相對集中的分布區(圖七中淺灰色區域所示),大多數遺物僅爲開礦時偶遇采集所得,未曾經過詳細的調查和勘探,少數遺址雖然進行過考古發掘,但發掘資料未見報告或報道,可供分析的信息也是少之又少。因此,整個礦區有多少遺址,每個遺址的分布範圍多大,遺址的文化特征、性質、年代如何等等問題都還不清楚。長遠來看,我們需要一個更加切合礦區實際也更加細化的方案,分主次、抓重點、有步驟地逐步開展覆蓋整個礦區的考古調查和發掘工作。從這個意義上說,一切才剛剛開始。

夜深了,關于工作計劃的討論還在繼續,不僅是明天的,還有明年的、更遠的,這樣的場景每天都在發生。未來會怎樣?不知道,我們都期待著……


礦區位置示意圖


發掘地點現狀


礦區工作人員在排雷


每日開工前必須進行的安全例會


考古隊員在發掘現場踏查


擬發掘區位置示意圖


礦區已發現古代遺存分布圖(圖中深灰色區域爲擬發掘地點)


雙方在討論工作計劃



滇ICP備05002806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57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