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發現 遺産保護 學術研究 科研課題 東南亞文化遺産 東南亞考古研究 政策法規 公衆園地
江川甘棠箐遺址(2018年度)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更新:2019.03.04

江川甘棠箐遺址位于玉溪市江川縣路居鄉上壩行政村上龍潭村,從2015年的發掘成果來看,該遺址是一處重要的早更新世舊石器曠野遺址,對研究我國舊石器文化具有很高的科研價值,並入選“2015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我所聯合玉溪市文物管理所、江川區文物管理所及澄江縣文物管理所對江川甘棠箐遺址進了考古發掘工作,發掘面積50平方米,布5×5米探方2個,編爲3號、4號探方。至2019年1月31日,4號探方發掘工作已完成,3號探方的發掘還未完成。

發掘工地規劃建設了不同的功能區。分別搭建了探方防護棚,篩、浮選區平台及平台防護棚,晾曬架,工地值班室和廁所,以及地面曬晾區,排水溝,沉砂池等。探方周圍挖建排水溝外,還用角鋼、木樁打入地下加固周邊山體,並修建了防護牆。探方上部地層滲水區埋設暗管將水排出探方,探方下部地層滲水則修建積水坑,定期抽排積水。探方四壁則采用鋼管支架加固,每0.85米間距加接橫杠,發掘到一定深度在探方內加“十”字架支撐,探方四壁還加裝可拆卸的防護板。良好的基礎設施和可靠的安全加固措施爲安全、科學、有序的發掘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發掘是在劃分大地層的基礎上,按每個水平層10-30厘米的深度進行發掘。發掘區劃分米格方(1米×1米)作爲亞區進行發掘。發掘中出土的碎石、碎骨、較大的炭屑、種子、顔料等,分別按亞區收集。較完整骨、牙化石、保存較好的木樣品(含木制品)、石制品等留在原位,在一個水平層發掘完成後,分別編號,並用RTK測量位置、照相、測産狀、建三維模型後收取。非文化層每個亞區采集8-25升土樣進行浮洗,文化層全部土樣都要用0.25毫米孔徑的篩子輕浮後,再用0.5厘米孔徑的篩子進行重浮,每個亞區隨機選取25升土樣用0.25毫米孔徑的篩子進行重浮。發掘中堅持和注重多學科合作,引入更多的科學技術和分析手段。借助無人機航拍、RTK測繪、三維建模和考古工地數字化管理平台等設備和手段科學記錄遺址的發掘情況,並實現發掘資料管理的數字化。

截止2019年1月31日,3號探方完成了第十二層水平四層的發掘工作。共發掘清理了12個地層,其中,1層爲耕土層,4-12層均有動物化石,6-10層及12層均有石制品,6-12均有木樣品。4號探方于2018年12月20日完成了發掘工作,底部出露可能是早更新世深湖相粘土層,向下勘探3.6米左右仍未見底。共發掘清理10個地層及1處近現代遺迹現象(擾坑或擾洞)。其中,1-3層爲現代耕土和填土層,4-10層均出土有動物化石,8和10層出土有石制品,4、9、10層發現有木樣品。兩個探方目前共出土編號標本1018件,其中石制品275件,動物化石432件,木樣品311件。石制品多爲石片、石核、斷片、塊,石制品工具較少。動物化石以鹿類爲主,有少量食肉類和靈長類,部分碎骨化石有刻劃痕迹。木樣品豐富,但加工痕迹明顯的木制品數量不多。各地層以亞區爲單位出土的未編號石制品、動物化石、植物種子和其他類型的遺物尚未進行數量統計。

從地層堆積看,3號和4號探方上部地層(1-5層)基本一致,中部地層(3號探方6-9層,4號探方6-10層)有較明顯的差別,3號探方沉積顆粒較細,4號探方沉積顆粒較粗,且錳鐵礦浸染較重。4號探方缺失3號探方的下部地層堆積(3號探方10-12層及以下地層。從出土遺物看,3號探方動物化石及木樣品較爲豐富,石制品較少,而4號探方則與之相反。

全面系統的采樣工作通常是在遺址發掘即將結束之前進行,但在我們在目前發掘中就已及時采集了大量的分析研究樣品,主要有:光釋光測年樣品;土壤微結構樣品;埋藏學研究樣品;篩、浮選樣品;木制品殘留物樣品;動物牙齒植物硅晶體樣品;沉積物植物硅晶體樣品;沉積物古DNA樣品;古人類用火遺存樣品;用火遺存套箱等。科學全面的采樣爲我們今後的研究工作准備了充分的基礎材料,新方法、新技術和新學科的引入使我們能夠更爲深入全面的研究和了解遺址文化內涵及其環境背景。

本次發掘在4號探方找到了早、中更新世地層的接觸面。早更新世地層爲一套湖相雜色粘土和粉砂質粘土堆積。而中更新世地層(黃褐色砂礫層等(文化層))就堆積在這套被剝蝕成一傾斜面的早更新世地層之上。這個接觸面的發現,證實了遺址存在時代不同的兩個地層堆積,對我們分析了解遺址成因,形成過程、年代判斷具有重要意義。在原文化層上覆地層(3號探方6-9層)也發現了文化遺物,特別是大量木制品的發現,豐富了研究材料,同時也增加了遺址文化層的厚度,這對研究木制品的時空分布、古人類行爲技術等非常有益。此外,發掘中還出土了不少新的動、植物種類、用火遺存及紅、黃色顔料等。發掘仍在進行中,既定工作目標中所需要解決的問題正在或即將得到逐一解答。下一步我們將向國家文物局申請2019年度的發掘,以便圓滿完成遺址發掘工作。


發掘工地遠眺


考古隊員正在發掘


4號探方南部排水溝及擋牆加固


3號探方南壁剖面及光釋光、沉積物DNA等采樣位置


3號探方第十層水平二層正投影像


4號探方東壁剖面


3號探方出露的木器


3號探方第六層第三水平層發掘完成照


4號探方第十層第十水平層出露的標本


3號探方發現的用火遺迹


工作人員正在提取木制品殘留物


國內外專家在現場進行討論交流



滇ICP備05002806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578號